注冊

敦煌莫高窟:國際合作“引智育才”促保護傳承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蘭州11月12日電(馮志軍閆姣高瑩)“我們終究是要走的,你們將會留下來擔當保護莫高窟的重任。”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首席項目專家內維爾·阿格紐的“深

敦煌莫高窟開放40年:國際合作“引智育才”促保護傳承

圖為敦煌莫高窟。(資料圖)敦煌研究院供圖

中新網蘭州11月12日電(馮志軍閆姣高瑩)“我們終究是要走的,你們將會留下來擔當保護莫高窟的重任。”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首席項目專家內維爾·阿格紐的“深情表白”,讓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銘記了近30年。如今,莫高窟有了長期堅守大漠的專業人才隊伍,阿格紐和他的團隊亦“不舍離開”。

“敦煌研究院是在改革開放中發展壯大的。”作為莫高窟第四代“掌門人”,王旭東對莫高窟保護國際合作的認知,始于他剛到敦煌研究院的1991年,在與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的一次工作會議上。“現在合作的時候,你們要親自動手,而不是我們動手,你們旁觀。”內維爾·阿格紐當時強調說。

“事實上,莫高窟的出現本身就是‘國際合作’的產物。”在王旭東看來,這個古老石窟中至今留存著來自東西方不同文化、不同民族的多元文化的結晶,即是因絲綢之路而連接在一起的“共同信仰”。

1979年,歷時30多年搶救性保護的敦煌莫高窟開始對公眾開放。至今年暑期,莫高窟經歷了其近40年來同期最大客流沖擊,游客量持續“爆棚”。這處世界文化遺產能安度“文物和游客雙安全”的嚴峻考驗,得益于國際合作下探索出的一系列科學保護和開放措施。

圖為2018年9月20日,敦煌研究院與印度英迪拉?甘地國家藝術中心(IGNCA)在莫高窟舉行了合作備忘錄簽約儀式。敦煌研究院供圖

圖為2018年9月20日,敦煌研究院與印度英迪拉?甘地國家藝術中心(IGNCA)在莫高窟舉行了合作備忘錄簽約儀式。敦煌研究院供圖

在莫高窟對外開放同一年,敦煌研究院與日本合作出版《敦煌石窟》五卷本,將敦煌研究院過去積累的保護研究成果呈現出來,意味著國際合作的啟程。隨后,該院學者到日本去訪問留學,日本學者也相繼來到敦煌,形成了持續至今的雙向交流。

20世紀80年代,莫高窟成為中國第一批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世界遺產地。作為中國最早邁開改革開放步伐的文物保護科研單位之一,敦煌研究院隨即進一步打開“大門”,主動提出合作保護的愿望,并建立了國際合作平臺,開啟常態化“國際合作之路”。

王旭東介紹說,幾十年來,來自日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的文化遺產保護機構、高等院校、科研機構以及個人,先后來到敦煌,不僅帶來了保護設備和經費,還帶來了先進的保護理念和技術,投入到敦煌壁畫的保護修復、文物病害防治、敦煌文化的研究與弘揚之中。

圖為2018年9月21日,敦煌研究院與意大利威尼斯大學簽署合作備忘錄,雙方就派遣和接收實習生參加相關實習和促進雙方機構人員學術交流達成共識。敦煌研究院供圖

圖為2018年9月21日,敦煌研究院與意大利威尼斯大學簽署合作備忘錄,雙方就派遣和接收實習生參加相關實習和促進雙方機構人員學術交流達成共識。敦煌研究院供圖

“莫高窟保護事業發展的關鍵是人才。”王旭東表示,在長期國際合作中,敦煌研究院培養了人才隊伍,學到了國際上先進的保護理念和技術,形成了一整套保護莫高窟文化遺產的科學程序和方法,建立起文物本體和載體保護、賦存環境監測、文物保護區安全防范等全方位的科學管護體系。

事實上,改革開放之前的莫高窟保護管理多依靠“自力更生”。王旭東說,上世紀50年代末,莫高窟部分壁畫顏料脫落較為嚴重,當時國內沒有相關專家,中國政府曾請來捷克專家幫忙修復,但因敦煌條件艱苦,不久便離開。自此直到改革開放期間幾乎再無官方間的國際合作,但民間的一些文化交流活動并未斷絕。

“這是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不開放就會成為歷史的罪人;但是手段方式也很重要,開放得不合適也會成為歷史的罪人。”王旭東認為,因此弘揚敦煌石窟的燦爛文化,需要對受眾進行區分,為學者和大眾、學生和成人、國內游客和國外游客量身定做不同的服務,“目前有30個洞窟的高清圖像已經實現了全球共享,遲早有一天要全部開放”。

關于近年內地頻現“敦煌學回歸”熱議,王旭東直言“并不喜歡這個說法”。他表示,敦煌學本來就是一個國際性的課題,擔心的就是“國外研究敦煌的人少了,回歸有什么意義呢”,不僅國際合作要繼續加大力度,而且要警惕坊間關于“終止國際合作”的言論。

近40年來,集珍貴性與脆弱性于一身的莫高窟,由搶救性保護過渡至預防性保護“轉危為安”。由敦煌研究院主導研發的中國首個文物出土現場保護移動實驗室,實現了對出土文物的零距離保護;“數字敦煌”項目推動高冷的千年文化遺產“飛入尋常百姓家”;游客承載量設置保障了文物和游客的雙重安全……

“這為文化遺產保護提供有效支持和服務。”敦煌研究院副院長趙聲良介紹說,這在敦煌石窟綜合保護體系構建和絲綢之路沿線文物保護過程中,獲國家技術專利50多項,推廣應用于全國10多個省(市、區)的200多項文物保護工程。

這些成果還成為絲綢之路沿線諸多文化遺產效仿的“范本”。2016年以來,敦煌研究院先后受邀前往印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考察相關文化遺產,并作為中國文化遺產專業團隊首次對阿富汗巴米揚石窟進行了堪稱“破冰之旅”的學術考察。

近年來,敦煌研究院與英國、法國、意大利、美國、日本、印度等國家的科研院校密集往來,并簽署了一系列合作協議。今年秋天,敦煌研究院與意大利威尼斯大學簽署合作備忘錄,決定于2019年共同在意大利舉辦敦煌文化展覽,以達到提升學術水平、弘揚敦煌文化的目的。

意大利威尼斯大學校長米歇爾·布格列西表示,敦煌文化藝術魅力令人震撼,這正是威尼斯和敦煌相似之處,期待雙方可以開啟更多的合作和聯系,共創新的輝煌。

“我們現在不斷創造條件,讓年輕人到國外去深造,去開拓視野。”上世紀90年代,趙聲良曾作為“訪問學者”赴日本留學數年。他說,當時聽到“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國外”的說法很受刺激,他和很多年輕學者一心想把中國人自己的“敦煌學”建起來,當年日本在此領域的研究成果和先進經驗讓人深受啟發。

近年來,敦煌研究院主導研發的一系列保護成果在敦煌石窟的科學保護、學術研究、敦煌文化弘揚中填補了一個又一個空白。而敦煌研究院的“國際合作”方興未艾,近兩年來,來自日本和美國的學者主動入職敦煌研究院,希望通過他們的語言、視角和文化背景來向全球傳播“敦煌故事”。(完)

[責任編輯:劉勃含]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鳳凰遼寧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港码精准资料大全_港码精准资料大全|官网